《蘋果》獨家調查 GPS臥底追資源回收 揭非法流向

前往 appledaily.com 新聞頁面

【新調查中心╱調查報導】《少女的祈禱》音樂響起,一位媽媽將裝滿回收物的袋子,遞給台北市清潔隊員;她想都想不到,這些洗乾淨、分類好的容器,3天後竟跨越2個縣市,進入桃園一間違章工廠,堆高機在這片原本是農田的土地不斷來回,回收物被擠壓得吱吱作響,猶如土地發出的哀號。

台北市GPS流向
台北市GPS流向

《蘋果》從去年9月開始透過GPS「臥底」調查,結果發現,承包政府資源回收的廠商,雖全部合法,但下游幾乎都是沒有招牌的違法業者承攬處理,是合法掩護非法,問題嚴重。
台灣實行資源回收20年來,鮮少完整檢視從民眾端到處理端的回收流向,雖然政府有在垃圾車安裝GPS,但僅是方便民眾丟垃圾,只是追車,不是追垃圾;為查明回收物真實流向,《蘋果》在台北、新北、桃園3地,將9個GPS裝置在塑膠瓶、紙容器、廢紙3種常見的回收物內,投入清潔隊回收車,再以衛星訊號,完整追蹤回收物的流向,是台灣媒體第一次嘗試此種調查方法。

《蘋果》將GPS訊號發射器藏入塑膠牛奶瓶內。
《蘋果》將GPS訊號發射器藏入塑膠牛奶瓶內。

《蘋果》記者親自將回收物交給清潔隊員,開始追蹤發射的GPS訊號。
《蘋果》記者親自將回收物交給清潔隊員,開始追蹤發射的GPS訊號。


台北市回收物
衝桃園違法農地工廠

《蘋果》調查追蹤後發現,在台北投放、裝置在紙容器的GPS,竟長征40多公里,來到桃園大園一處非法農地工廠;在新北,3個GPS全部進入有「城市毒瘤」之稱的五股垃圾山,而環保局官員卻一問三不知;綜觀三地,僅桃園回收物流向正常。
《蘋果》在去年9月18日進行第一波調查,我們將藏有GPS的紙容器,在台北市中山區的四平公園「放飛」。GPS訊號顯示,清潔隊收走回收物後,先運往八德路的清潔隊中繼站;半小時過後,又送到內湖、隸屬市政府的北區回收物貯存站,訊號便暫停移動。
2天後,GPS訊號亮起綠燈,路徑軌跡顯示,紙容器被載上國道一號,途經64號快速道路、西濱快速道路一路南下,最終在桃園大園沙崙鄉的一處農地失去GPS訊號。
《蘋果》循著軌跡,前往GPS最後訊號處,發現現場是一間鐵皮搭建的回收場,該處不僅沒有招牌,且大門緊閉、圍牆更高達3公尺,難以目視內部,只有當裝載回收物的大貨車到來,才會開門放行。繞到後方圍牆,上百個被壓成方形的「回收磚」被堆置超過2層樓,任憑日曬雨淋。
記者走近圍牆,儘管有一牆之隔,但回收物的酸臭味濃郁;用相機鏡頭拉近察看,回收磚的組成物種類龐雜,鋁製飲料罐、塑膠瓶、紅白塑膠袋、紙容器統統被壓在一起,疑似是夾雜在回收物裡、被業者剔除出來的垃圾。


場址鄰近14座儲油槽
恐有安全疑慮

令人擔憂的是,這座回收場的西邊,就是佇立14座儲油槽的中油「沙崙油庫」;東邊,則是「國門」桃園機場,假使回收場不慎起火,波及一旁的油庫,火勢除了難以控制外,甚至有影響飛安的可能。
由於當地是空拍機禁航區,《蘋果》轉而查詢Digital Globe商用衛星圖資,發現該處前年9月還是空地一片,但去年10月已堆置大量回收物,量測場址面積超過7000平方公尺(約2000坪)。另查詢農委會的農地圖資平台,顯示此處為違法使用的農地工廠。
附近農民陳先生(50歲)說,該場面積約3千坪大,地主長期將土地出租,一年租金僅10萬塊,先前曾聽說有偷埋化學品的情況。
為確認回收物合法流向,《蘋果》前往台北市環保局求證。資源循環管理科長周貝倫說,《蘋果》投放GPS的時間,是由公司登記在屏東的「昇葆環保」標下台北北區的回收物,只是雙方合約去年9月底已結束。她坦言,該廠商事前沒有報備沙崙場址,而業者事後的解釋是,「該處是回收物暫置的場址」。


北市環保局簡任技正楊維修強調,環保不會有跨縣市的空窗問題,「桃園如果認為這個地方很危險,自然會去查,依法直接做處理,甚至勒令歇業。」
《蘋果》轉往桃園求證,桃園環保局前往現場稽查後表示:「該業者因為在農地進行非農作行為,且回收物堆置面積超過1000平方公尺,業者卻未依法申報,已依違反《廢清法》、《區域計劃法》與相關建築法規開罰。」

調查出台北的回收內幕後,《蘋果》再將觸角延伸到新北市。去年12月6日,記者在三重區新北大道,將回收物交給新北市清潔隊後,隨即展開追蹤。GPS訊號顯示,回收物跟著垃圾車穿梭在大街小巷後,當晚6時許,被送至五股高架橋下、隸屬清潔隊的資源物集中站。
然而,訊號在該處停留3天後,12月10日當天,3個回收物竟全部被運到違章工廠林立的「五股垃圾山」,其中廢紙、紙容器的GPS訊號就此消失,塑膠罐則靜置多日未動。
為追查回收物的所在地,記者沿著GPS軌跡,穿越重重的違章工廠與野狗群,追蹤到當地2家工廠。其中,裝在塑膠罐裡的GPS,來到垃圾山深處一座鐵門緊閉、外牆沒有任何公司名稱的鐵皮工廠,現場只見一座座高大的塑膠瓶磚,露天堆置在空地上;而廠區裡裡外外,更裝置超過10支監視器。

新北市GPS流向
新北市GPS流向

新北流進垃圾山
官員驚訝「會再了解」

至於廢紙、紙容器的GPS,則是在垃圾山山腳下的一家廢紙回收場失去訊號。前往現場調查,發現該回收場只掛著「資源回收」四個大字的招牌,不見公司名稱,而由於該處專做紙類回收,因此場內堆滿了許多廢紙磚。
然而,《蘋果》查閱環保署資料庫,顯示沒有任何一家合法回收業者的貯存廠址,是登記在五股垃圾山裡的路牌;再調閱土地地籍資料,地目都是「農業區」或「農牧用地」,顯示2家回收場的使用現況,與使用地類別明顯不符。
為確認回收物合法流向,《蘋果》前往新北環保局求證。對於是否知情回收物流到垃圾山?該局循環科長蔣本芝先是表情驚訝,接著解釋「會再了解」、「可以去查」,在記者拿出調查拍攝的照片後,她才說:「業者獲得我們(新北市府)標案的時候都要提供流向,如果真的有問題我們會處理。」
不過,當我們詢問垃圾山的回收業者是否合法,她卻僅說「會去查證」,在旁陪同的環保局發言人孫忠偉,眼見同事招架不住提問,隨即打斷採訪、出手擋駕。

孫忠偉表示,就環保局的權責,先要確認「場地大小有沒有達到要申請登記的面積」,因為據「回收處理業管理辦法」,業者廠址面積一旦超過1000平方公尺,就要向地方政府登記;至於業者在農地建廠的問題,由於牽涉都市規劃與地政法令,是另一個局處「城鄉發展局」的責任。
後來在《蘋果》提出明確的GPS動線圖、超過上千平方公尺的回收場現場照片後,官員才承諾會去稽查該塑膠回收場。
依衛星圖資計算,垃圾山的塑膠回收場面積近1800平方公尺,超過必須申報的標準;然而,新北環保局在稽查後,卻採信業者「現場是2家回收業者在使用」的說法。在面積「一分為二」,再「扣除」非回收物的堆放面積後,「官方認定」的使用面積分別只剩800與934平方公尺,皆未達申報標準。
新北環保局因此宣稱,業者未違法,僅後續要求業者,如果是兩家不同的回收場,必須設立圍欄區隔。

學者批只衝「回收率」
環署重量不重質

上月28日,新北環保局再發動稽查,清查三重的紙類(含廢紙、紙容器)回收物得標業者「統立公司」、塑膠瓶罐得標業者「晟宏公司」,發現在當初繳交給環保局的流向資訊中,並沒有提報會將回收物送至五股垃圾山,會要求業者限期改善,否則將解除契約。
事實上《蘋果》在新北投放GPS的當天,也在桃園龜山區幸福一路,將3個裝置GPS的回收物交給清潔隊。隨後我們驅車追逐GPS訊號,跟著回收車穿梭街頭巷尾,最後車子從大馬路拐進一條山路,通過羊腸小徑後,進入龜山公墓對面的清潔隊轉運站。
當晚GPS訊號有了動靜,3樣回收物一起移動,跨縣市轉到新北市,抵達位於樹林的資收場「廣匯環保」。裝載GPS的塑膠罐,隔天一早就被轉送到附近一家合法回收業者「三九企業」,由於業者將塑膠罐壓磚處理,GPS訊號隨即消失。至於裝載紙容器的GPS訊號,則在廣匯環保內消失。
《蘋果》前往桃園環保局查證合法流向,簡任技正呂明錡表示,桃園採用全國唯一的BOO(Build-Own-Operate)制度,由民間業者「享運」環保投資興建細分類廠,全桃園的回收物,都會送到該廠做分類,後續市府再向業者收權利金。

桃園市GPS流向
桃園市GPS流向

記者拿出GPS軌跡詢問:「怎麼會有資收物,從桃園跨縣市跑到新北市的廠商處理?」呂明錡才澄清:「合約有說明,廠商可因應緊急狀況,找協力廠商協助處理資收物,廣匯就是其中一家。」
經過三地大規模調查,回收物入侵農地、流向未經申報業者、官員未通盤掌握流向,顯然是北部回收體系的最大問題。
「根本的問題在環保署!」淡江水資源與環工系教授高思懷分析,近年環保署不斷衝刺台灣的「回收率」,卻沒有思考許多回收物,根本沒有對應的處理管道,「都是在重視數字,沒有從『質』去提升,連後端沒有出路都不管!」導致負責執行的環保局,為了去化大量的回收物傷透腦筋,進而衍生後續問題。

「環保署一個命令,地方政府一定得配合呀,」高思懷直言,從地方環保局的角度,如果嚴格把關投標的民間業者,可能許多回收物都標不出去,「因為沒有這麼多業者是100%合法,這個行業(環保)多少都有一點瑕疵。」
他建議,環保署不能只是「衝數字」,要反思台灣「需要這麼高的回收率嗎?」部分沒有價值的回收物,「一定要回收嗎?」以塑膠來講,目前僅寶特瓶有好的回收價;像PVC(聚氯乙烯)、PS(聚乙烯)、PLA(生質塑膠)製品,在回收市場都是相對沒價值、乏人問津。
回收物變賣的標案制度上,高思懷認為,台北、新北等都會區,應排除小型回收業者,「要有一定規模的車輛、廠房才能做,不能都在閃避標準(面積1000平方公尺),」且為避免業者惡性競爭,建議採最有利標、而非價格標。

互動報導

http://inv.appledaily.com.tw/gpstrack/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前往 appledaily.com 新聞頁面
有 0 則留言。

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