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光幫幫忙】家長同盟會

前往 udn.com 新聞頁面

圖/豆寶
圖/豆寶

有讀者反應,「晨光幫幫忙」好勵志!但父母的教養與陪伴,難道總是陽光燦爛、不曾晦暗消極嗎?哪可能!陪伴孩子長大的過程,挫敗乃兵家常事。這時候當然就要到同溫層討拍找慰藉、吐吐苦水、互相扶持……是的!家長支持團體實在太重要了。尤其要在教育的理念與管教的態度上,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並一起披荊斬棘、突破難關、自立自強。尤其是遇到學校的政策或潛規則,無法理解或服從時,到底該如何溝通?如何尋求家長與學校之間的共識?爭取權益或退讓妥協之間的分寸拿捏?其實對孩子家長與學校(老師),都是很重要的學習過程。

女兒念小學時,我就結交了一群媽媽朋友,從大驚小怪的菜鳥媽媽開始長成了不動如山的心機阿木(誤),這條漫漫長路上有同伴攜手同行,才能關關難過關關過。後來兒子念小學,而且是在天龍國(攤手),從學齡前快樂學習的天真浪漫,到進入體制內一板一眼的標準作業流程;不論是孩子或家長,都要經歷高強度的震撼教育!幸好我們再度組織了家長同盟會,雖然不是秘密的地下社團,但要在傳統分數或所謂「優質」導向的學習環境中,殺出一條血路,也真是胼手胝足、篳路藍縷……

讓我來召喚家長同盟──雖說他拿著法文翻譯的健筆,作品有許多法國兒童文學、或重量級的法文作家作品,但其實他也曾充滿無力感,但最終成為與同盟會成員一起壯膽、為孩子努力搏命演出的帥氣老爸!請尉遲秀分享他的血淚斑斑吧!(誤)

BY昭儀

---------

兩年前,尉遲小樂入學第一周,班親會上推舉家長代表,導師第一個就問我有無意願。或許因為少年時讀了《麥田捕手》和基於成長經驗,我對學校這類機構和家長這種生物抱持懷疑態度,於是我不知所云地先說自己是宅男,表達能力極差,繼而訴諸女男平等,家裡大人不是我……等到眾家長開始認領各項志工勤務(最大宗的當然是每天都要有人輪值的「晨光時間」),我也逃之夭夭,只在導護志工欄裡勾了兩格聊表羞恥心(站在校牆外攔攔車子,我可以)。

一個多月後,小樂喜孜孜地告訴我,周三的晨光時間來的是位牧師,每個小朋友都有一本「牧師書」(教會的生命教育教材《次序之美》)。不僅如此,校園裡不時可見身著功德會志工背心或旗袍的「大愛媽媽」進班說故事,發靜思卡給小朋友集點,告訴孩子回家要看大愛電視台。我所理解的學校是公民教育的場所,宗教理當止步,頂多偶爾以認識、常識或知識的面貌出現,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宗教人出現在校園裡?

教育局的答覆是,晨光時間的志工安排屬學校權責,不會涉入。學校輔導室的回應是,大愛媽和牧師爸都是「班親志工」,不屬學校志工隊,如覺不妥可跟老師和其他家長溝通。於是這個結構性的問題成了我和第一線的班導之間的問題。

班導耐著性子向我解釋,大愛媽媽行之有年,牧師則是熱心家長,宗教人傳遞善知識,沒有宣教,並無不妥。我的說法一直都是:善知識或生命教育都很好,但我不希望孩子在接受這樣的教導時,跟特定宗教產生連結。

這次溝通的唯一成果是牧師此後不再提牧師身分,但依舊在晨光時間教《次序之美》。

就在溝通碰壁之際,十一月底,我們迎來了一場「家長團體」主辦的「同性婚姻說明會」。主辦單位在文宣上用了偏頗的文字詆毀同性婚姻,主講者一是赫赫有名的教會反同旗手,二是反同方在立院公聽會發言的代表,沒有任何支持同性婚姻的代表受邀。這次,昭儀號召家長向校方和教育局抗議,校方踩了剎車,但「家長團體」移師其他地點舉辦,依然引起不小的風波。

耶誕節前夕,「彩虹媽媽劇團」擔綱演出,孩子們得到一張聖經故事卡──黑夜中,大衛之星照耀的馬槽下印著一行反白的文字:「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經文的出處被麥克筆塗黑)。」這讓我很不解,宗教團體大可透過正常程序向校方或教育局申請,利用宗教節慶給孩子們一點相關的知識,何必如此?

過了幾天,小樂困惑地問我:「把拔,為什麼陳老師說耶誕禮物是爸爸媽媽買的,世界上其實沒有耶誕老公公?」「陳老師是誰?」「陳老師就是陳牧師啊!」原來,牧師不能自稱牧師之後變成「老師」了!這令我感到憤怒,一是牧師有何權力戳破孩子的耶誕幻想?二是基督徒視耶誕老人為異教徒的傳統,牧師卻以「老師」之名將這種認知強加給孩子。

兩天後,我在畫畫教室等小樂下課時,收到別班家長傳來的抱怨簡訊,附上她孩子班上的耶誕活動影片,點開一看,孩子們歡樂地又唱又跳:「沒有耶誕老公公,只有愛我的主耶穌。」我邊慶幸小樂沒學到這首洗腦歌,邊把手機遞給身旁的家長請她評評理,這時小樂聞聲而來,對我說:「把拔,陳『老師』也有教我們唱這首歌。」

這些事都發生在我成為全國最菜的小學生家長的那個冬天。

至此,幾位忍無可忍的家長終於集合起來,商請家長會長與校方溝通。後續的小小改變是,牧師離開了晨光時間,「大愛媽媽」從此不能穿功德會服裝進入校園,但宗教人依然穿梭如昔,靜思卡也依舊發送著。

教育機關和校方都不願得罪家長,校園裡的宗教人問題當然改變得很慢,不過,我的改變卻很大。兩年前作為全國最菜小學生家長的經驗確實令人沮喪,幸好,那段期間有昭儀和幾位媽媽有問必答,還有其他資深家長以經驗或行動為我打開眼界,我終於明白,在這個不愛思考卻鍾情於「理性客觀中立」的社會,就事論事的方式經常難以改變現狀,必須要有人提供較好的新選項,並願意去做,較差的舊選項才會被排除。

在朋友的鼓勵下,一方面也為了向導師贖罪(害班上的晨光時間空出一個大洞),我硬著頭皮頂下牧師的缺,進班擔任晨光故事爸爸,講些有趣的繪本故事,不急著向孩子提供關於善或任何信念的狹隘解答。此外,我也從最初抗拒家長身分的宅男奶爸,在二年級開學時一路厚著臉皮舉手,從班級代表一直毛遂自薦到低年級家長委員,還加入了性別平等委員會。

這不是一個原本不想參與校園事務的爸爸幡然悔悟的故事,而是一段無可奈何但希望能有點勵志作用的記錄。

開學後,尉遲小樂三年級,尉遲小飛明年才進小學,算一算,這片麥田我還要守護七年。希望我們社會的公民意識繼續穩定成長,也期待校園裡的宗教人能調整終極的志工目標,慢慢從宗教人轉向公民。

BY秀

同性婚姻 ﹒耶穌
前往 udn.com 新聞頁面
有 3 則留言。

您的留言


  • 2019年7月3日 10:06 - Lestoorge  

    Viagra Tachicardia [HTML_REMOVED]prix pharmacie acheter levitra en ligne[HTML_REMOVED] Levitra Louer Order Cialis Online India Zithromax Injection

    |     回覆
  • 2019年6月5日 10:18 - Lestoorge  

    Where To Buy Metronidazole [HTML_REMOVED]order cialis online[HTML_REMOVED] Alka Seltzer Plus And Amoxicillin Cheap 100mg Viagra

    |     回覆
  • 2019年1月11日 12:06 - LouisCW  

    歧視會從小養成 , 尤其是從雙親言行中 , 學到不自覺的偏見 ; 沒有人是局外人 , 用愛與智慧重新理解性平教育 , 讓大家一起樂活 , 一起加油吧 .. ^______^ 請支持正確的 #愛滋 #HIV 觀念及 #性別平等教育 #性教育 #情感教育 #同志教育 #婚姻平權 #民法修正案

    |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