滙豐中華投信:2020年亞洲高收益債券具成長空間

前往 udn.com 新聞頁面

全球經濟放緩和貨幣政策寬鬆,已成為2019年債券上漲的主要驅動力。展望2020年,滙豐亞洲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梅立中表示,若特定催化劑如美中貿易談判、英國脫歐協議和財政刺激有所進展,將進一步擴大經濟發展動力,使得信用利差縮小,帶動債市成長空間。

梅立中認為,今年以來受惠於各國央行的鴿派貨幣政策,整體利好債券市場價格,但主要漲幅係來自於利率的下降,而非信用利差收縮;隨著中美貿易協議釋放樂觀訊號、英國硬脫歐的概率持續下降,在這種情況下,明年債市將有機會反彈;不過,由於不明朗因素依然存在,因此反彈幅度不致於過高。

此外,梅立中表示亞洲經濟已有很大幅度的改善,經常帳赤字並不會太高,外匯儲備足夠覆蓋短期的外債還款需求,為亞洲提高抵禦能力,以抵銷因宏觀不明朗因素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梅立中也表示,今年歐洲央行重啟買債計畫,且未來一年美聯準會與歐洲央行也有可能再度擴張資產負債表,提供信用利差收窄的條件,利好信用市場的發展。

宏觀經濟基本面而言,梅立中認為亞洲的經濟成長動力明顯高於全球其他市場,此有助於提高亞洲的升值能力以及信用部位;同時,亞洲各國的財政獨立性較高,有足夠能力主導財政刺激措施,例如印度政府近期下調企業稅,推動印度經濟增長脫離低位,而中美貿易談判帶動貿易版圖的改變,也有助於南亞地區未來的宏觀經濟表現。

梅立中指出,儘管今年亞洲高收益債的違約數持續升高,但是整體違約率僅為1.5%,較美國市場低,這是因為亞洲地區並沒有大規模的債券違約情況,且多數的違約事件本質上並非版塊因素造成,係屬於特定地區的獨有事件,因此關聯係數較低。

再者,亞洲企業的基本面並沒有改變,流動性仍合理充裕,信用比率也因獲利提升而有所改善,良好的經濟基本面能降低亞洲地區美元債發行商的違約率,並增加市場防禦能力,此外,全球貨幣寬鬆政策和利率下降為亞洲企業融資提供了更有利的背景,有助於降低再融資風險。

綜上因素分析,亞洲高收益債券再度突顯其吸引力,梅立中說明亞洲高收益債的利差水準較美國或其他新興市場的同類型債券都要來得高,特別是在B級以及BBB級債都有不錯表現,再加上亞洲企業的盈利能力已扭轉先前的局勢,債務計畫持續進行去槓桿的動作,利息覆蓋率顯得相對健康,也能夠幫助信用市場持續收窄的可能性。

技術指標方面,儘管全球經濟放緩,但2019年上半年的信貸指標顯示亞洲高收益債券發行機構的基本面保持不變。

亞洲債市的利息保障持續改善、流動性適宜,以及現金佔總負債比率增加;這些強勁的基本面,代表亞洲高收益債的發行商在不確定的投資環境中,更具備度過考驗的能力。而亞洲高收益債券的存續期間相對同類債券較短,這通常會導致其對利率變動的敏感性降低,從而導致波動性下降。

梅立中強調,過去幾年亞洲美元債券的總發行量穩健,高於平均趨勢值,但是淨發行量不斷下降,能夠支持債券價格的表現。

另外,發行新債的單位多來自於中國大陸以及新興市場如印度,梅立中也十分關注環保、再生能源以及綠色債券,指出這些符合永續發展條件的債券可望成為明年亮點。

另一方面,亞洲債市的需求側也有所改變,非亞洲的投資人對於亞洲高收益債券的需求持續增加,且多為長期投資人如保險、退休資金,這將有助於亞債減少受到新興市場情緒影響的脆弱程度。亞洲債券也越來越被視為較高品質的資產;因此,亞洲債券能夠吸引到更多聚焦於成熟市場投資等級債券的投資人,從而帶來了一波新的買盤。

梅立中特別強調,亞洲高收益債券是一個獨有的資產類別,擁有自己的性格與運行模式,與全球同等市場的關聯指數較低,因此能夠增加全球市場對於亞債的需求。除了利市較高,市場皆認為亞債是一個新的避險資產類別,能夠幫助投資人真正實現分散風險。

對於資產配置策略,梅立中建議亞洲高收益債非常適合放進投資組合,有助於風險調整後的整體投資回報,成為性價比更高的資產類別。亞洲地區特別是印度、印尼與中國的改革動能持續,足以提供亞洲美元債長期展望的支撐,考量亞洲高收益債的收益優勢和多元分散效益,亞洲高收益債將持續從全球低利率追逐收益的風潮中受益。

前往 udn.com 新聞頁面
有 0 則留言。

您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