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東區...居住正義也流行快時尚?

前往 udn.com 新聞頁面

無殼蝸牛運動屆滿30周年,居住正義改革聯盟將發起「夜宿東區」活動。 圖/聯合報系...
無殼蝸牛運動屆滿30周年,居住正義改革聯盟將發起「夜宿東區」活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分享

房產問題在政治面永遠會是個麻煩與契機。

說是麻煩,從歷次總統大選期間發生的農舍違建、軍宅轉售爭議等足為證。說是契機,來自「居住正義」口號,永遠是個吸票機(特別對年輕世代來說),比如時力於近日舉辦的「夜宿東區」活動。然而,仔細檢視實施過的豪宅稅、囤房稅等,可發現政策形成與實施前後的自我矛盾,此矛盾同時發生在制訂者與人民身上。

為什麼?以二○一六年太陽花後總統選舉為切分點,之前刮的是強烈居住正義意識。以北市來說,在中央推出「奢侈稅」時,實施「高級」住宅加徵房屋稅,此即外界通稱「豪宅稅」。後續又因一四年中央修正「房屋稅條例」,授權地方得視持有房屋數訂定差別稅率後,將持有(非自住房屋)三戶以上稅率(由一點二%)提高三倍,此即「囤房稅(與近期北市東區商圈空屋引發是否實施「空房稅」有別)」。

整體來說,一六年前不僅是房屋稅,連地價稅都大幅增加。舉官方揭露一六年地價調整數據來說,較適用舊法每三年重新規定地價的前次一三年平均調升卅點五四%,為一九九四年以來最大升幅。

然而一六年後,居住正義風勢稍緩的政策有何不同呢?提供一七、一八年地方選舉兩個有趣案例。一是新竹縣長選舉期間,三位分屬不同黨派候選人,「不約而同」到縣府前抗議,並宣稱「未來不僅要凍漲地價稅與房屋稅,還要調降」。妙的是,其中一位之前擔任副縣長時,代表縣長主持地價評議委員會議(儘管宣稱主持會議時,多次表達漲幅不宜太高,但委員會屬合議制,因此仍須尊重委員會決議云云)。讓我們猜猜「誰當選了」,更進一步深度思考「此父母官上任後的住房政策會有何改變」。

另個案例涉及可能成為大選副總統人選,其之前任職的台南市長期間,房屋稅大幅調高(一六年漲幅高達八十%,更首創獨步全台「回溯」調整做法),故引發「有魄力vs.惹民怨」的「房衫軍」事件。在當時韓流風起下,儘管激烈選戰下,新任台南市長仍屬同黨,上任後亦即兌現競選政見「凍漲房屋稅」。

從上面案例看,住房政策經常受到政治風向影響,但並非黨派問題,而是利益團體涉入的結構性沉痾。也就是說,當一般老百姓(這裡指的是多數只有一戶自住的「庶民」)沈默,讓利益團體占上風時,政策取向便往投資(而非單純的居住消費)立場傾斜。

最後,第二個讓讀者猜的問題:那個市長曾豪氣地表示「民眾收到房屋稅單會嚇一跳」?更進一步Google其上任後的政策有何改變(比如建商囤房稅去哪了等)?如有不同,變化間的奧妙又是什麼氛圍所致?房產住宅政策也流行快時尚?「夜宿東區」不應只是逢選舉才有,與才會被重視的居住正義活動啊!

前往 udn.com 新聞頁面
有 0 則留言。

您的留言